院舍怕愛滋 拒收涉歧視

本報記者查詢75%耍手擰頭 有職員稱「高傳染性」恐危險


香港文匯報訊(記者 葉佩妍)「我們不接收愛滋病患者。」這句說話,可能已經違反《殘疾歧視條例》。本港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,一些單身的長者,安老院也許是他們安享晚年的地方。然而,有愛滋病患者希望入住安老院時卻被拒諸門外,千辛萬苦甚至「捱貴租」才能找到接收他們的院舍。面對這些不公平的對待,愛滋病患者因不想公開自己的資料作出投訴,往往只能啞忍。平機會表示,若安老院基於某人是愛滋病患者而拒絕接收,可能會違反《殘疾歧視條例》。有前線護理員表示,一般人對愛滋病人產生恐懼感在所難免,但只要做好防護措施,就不會有問題。

根據衛生署的資料顯示,本港由1984年起至去年12月為止,累積愛滋病病毒感染男性個案為5,592宗,女性為1,401宗;而累積愛滋病男患者個案為1,293宗,女性為252宗。在6,000多個愛滋病病毒感染個案中,約有25%,即約1,800個感染者為40歲至59歲的中年人士。

聞「愛」色變 四間只剩一間收

人到中年,少不免會為自己的晚年作準備。對於單身人士來說,入住安老院是其中一個選擇。然而,不少愛滋病患者申請入住安老院時也曾被拒絕,生怕患者會傳染其他院友及院內的護理員。本報記者曾致電4間私營安老院,只有1間院舍表示會接收愛滋病患者,另外3間則明確拒絕或婉拒接收愛滋病患者。

本報記者致電該4間安老院時,表示為一名70歲、活動能力良好、患有高血壓及糖尿病的伯伯尋找合適的院舍。初時,院舍的職員詳細地講解有關入住院舍的程序及價錢等, 又建議先到院舍視察環境,然後再作決定。然而,當記者表示伯伯患有愛滋病後,其中3間院舍職員的態度頓時轉變,只有1名院舍職員表示「沒有問題,我們院舍不會拒收。」

職員:要保障其他院友安全

3間拒絕接收愛滋病患者的安老院中,有2間院舍的職員均稱,「愛滋病非常高傳染性,我們要保障其他院友及姑娘的安全,而且很多姑娘如果知道有愛滋病的長者,她們會因為怕危險而拒絕工作。」另一間院舍則沒有表明拒收愛滋病患者,只表示:「我們需要看伯伯的身體檢查報告,以及駐院醫生的評估,才可以決定是否接收伯伯。」

現年48歲的Peter,於12年前確診感染愛滋病毒,並於2005年病發,現時需長期服藥。Peter指,「我以前於德國做廚師,因為一次不安全性行為而染上愛滋病毒。」Peter是單身人士,因此曾考慮於晚年入住安老院,「我有考慮過會入安老院,但可能還未到那個年紀,加上現時身體狀況仍然良好,所以未有到安老院作詳細查詢。」

患者:政府對病人支援不足

被問及一旦在申請入住安老院被拒絕時會否作出投訴,Peter指他必定會去有關的服務機構投訴,惟不會向政府機構或平等機會委員會投訴。Peter稱,「我不想公開自己的資料,怕別人知道自己是患病者,所以我不會去政府或平機會投訴,但我一定會到有關的愛滋病服務中心投訴,希望他們可以作出協助。」

Peter又認為,本港政府對愛滋病患者的支援不足,「很多支援愛滋病人的機構也很難申請資助,令機構可以提供的服務有限。」他希望,政府能更關懷愛滋病患者,而有關的志願機構亦能積極向政府爭取更多資源,幫助更多有需要的愛滋病患者。

 
 
您目前位置:Home 資訊天地 院舍怕愛滋 拒收涉歧視